当前位置:首页 >>动态 >>案例种种 >>查看详情

巴安水务能否重回正轨

2023-11-29 11:43:16 作者 : 围观 :37次

过去几年,经历了扩张、掏空、暴雷、亏损、卖身、内斗的巴安水务逐渐褪去光环,从明星企业一路跌落神坛,“大戏”一出出上演,不断传出的负面消息让市场对巴安水务的发展充满了担忧。

随着大股东张春霖和公司董事会“对簿公堂”,近一年来市场和客户对巴安水务的担忧更是数值拉满。不过巴安水务最新传来好消息,大股东张春霖和二股东山东高创集团已达成一致和解备忘录,即大股东张春霖恢复框架协议内的董事会席位。双方握手言和,公司恢复经营生产。

随着于秀丽女士辞去财务总监一职,以及她自任的公司人事总监一职,公司管理和用章以及人事录用等日常事务,恢复到混改前的水平。

可以说,此次双方的握手言和是提振市场对于巴安水务信心而做出的重要举措,两大股东握手言和之后,有利于提升外界对公司的信心,也有利于全体股东对公司管理层的信任。

彼时,与许多同期“混改”的环保企业一样,巨亏的巴安水务也亟需找到拯救它的“白衣骑士”来完成快速输血,于是在2021年“卖身”潍坊国资山东高创。

从市场的检验中我们看出,“混改”虽不能完全说是“灵丹妙药”,但却着实给诸多环保企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协同效应凸显,企业逐步回血指日可待。但到了巴安水务这边却画风突变,双方的“联姻”非但没有“琴瑟和鸣”,股东之间却在该如何管理这个“孩子”的问题上出现重大分歧而矛盾日益加深互生怨怼。

那么双方是怎么开始又是因何闹僵的呢?这次重归于好之后公司是否真的能恢复正常经营呢?

技术+资本的联姻

公开资料显示,巴安水务成立于1999年3月,主营业务涵盖市政水处理、工业水处理、固体废弃物处理、天然气调压站与分布式能源以及施工建设等五大板块,致力于构建一家专业从事市政、环保、海水淡化、智慧海绵城市、零排放以及能源等多领域的智能化、全方位技术解决方案的综合环保服务商。2011年上市的巴安水务曾是环保行业的白马股,2017-2019年,巴安水务的年平均归母净利润约为1.14亿元。

2019年,去杠杆让诸多曾经快速扩张的环保企业“深陷泥潭”,巴安水务便是其中之一。“缺血”的巴安水务也亟待寻找国资接盘,2020年巴安水务拟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珠海国资旗下的珠海水控集团,但之后双方因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合作,这一回合对于巴安水务来说,珠海国资可能只是“短暂地爱了它一下”,之后并未实质性联姻。

巴安水务并没有就此放弃,继续行进在寻找纾困对象的路上,2021年,山东高创的出现对于巴安水务来说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双方“联姻”成功。

资料显示,山东高创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旧村改造、房地产开发与销售、城市供热等为主要业务,实际控制人为潍坊高新财政金融局。

一方面,巴安水务缺钱但有技术,另一方面,作为海水淡化大省山东省一员的潍坊国资也需要技术来发展壮大其海水淡化产业,于是互利互惠,双方就这样一拍即合。

山东高创不仅将提供给巴安水务6.29亿元资金支持,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同时也在收购中进一步承诺,将避免公司及下属企业与巴安水务发生同业竞争,尽力将相关业务机会按照合理、公平条款和条件首先提供给巴安水务,可谓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

张春霖将其持有的巴安水务9.91%股权转让给山东高创,交易总价款为3.37亿元。此时,山东高创是表决权第一的股东,但未获得控制权,张春霖持股比为29.72%,但无表决权

2021年10月,巴安水务董事会选举山东高创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程辉为巴安水务董事长,张春霖改任副董事长。

缘何不欢而散?

那么,明明是拯救张春霖和巴安水务于水火的白衣骑士,双方怎么闹到不欢而散的境地呢?

2022年2月,巴安水务和张春霖分别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巴安水务和张春霖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因此定增事项被搁置。

为定增事项等未完全成行,此时张春霖持有公司21.3%股权,仍是公司第一大股东。2022年4月12日,张春霖辞去在公司担任的副董事长及董事职务,但仍在公司任职。

三年累计总净利润目标不低于1.6亿元,否则张春霖需进行补偿”的对赌协议,也让张春霖无法真正做到“全身而退”

之后,双方在经营管理和财务支持上产生了重大分歧,内斗也就此愈演愈烈。

在2022年5月6日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八次会议上,张春霖一方提名其弟弟、女儿为董事而遭到反对,投反对票的董事认为,张春霖历史上对公司存在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事项,2名候选人决策时能否优先从上市公司角度出发存疑。

2022年5月7日,公司收到了持股4.48%的嘉兴傲晟的临时提案,提名一众董事候选人,预在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

5月18日,巴安水务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嘉兴傲晟提交临时议案被审议通过,巴安水务对外公布了第五届董事会名单。

但张春霖认为新选举结果违反了《公司章程》及相关公司制度,形成的股东大会决议应当予以撤销。

2022年5月27日,第五届董事会全体成员以公司董事会名义在公司范围内发布通知,声称自2022年4月12日起,张春霖不再担任董事,公司亦未聘任张春霖担任公司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任何职务,张春霖相应不享有巴安水务任何日常经营管理权限,无权干涉公司经营管理等。

之后,张春霖将公司告上法庭并胜诉。

今年1月13日晚间,巴安水务发布关于公司重大诉讼事项的进展公告,公告称,张春霖诉巴安水务一案完成一审判决,近日公司收到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发出的《民事判决书》((2022)沪 0118 民初 17013 号)。根据判决书,撤销被告上海巴安水务股份有限公司 2022 年 5 月 18 日股东大会决议中第(九)项《关于公司董事会换 届选举暨提名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及第(十)项《关于公司董事会换 届选举暨提名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

能否重回正轨?

曾经的巴安水务因为股东矛盾的进一步加大而导致公司管理控制陷入矛盾纠纷,进而影响了日常经营,给公司带来了重大风险,业绩也受到严重影响。

近日,巴安水务披露2022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业绩预告期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8亿元-4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3.04亿元。

对于张春霖来说,巴安水务就像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一样,曾经的家庭富足,孩子能够衣食无忧,但自己中途不小心“败家”让这个家横生变故遭遇危机,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张春霖选择为“孩子”找个有钱的“爸爸”,这个“爸爸”虽然不一定跟自己相亲相爱,也可能并非良配,但却有可能让这个“家”重新焕发生机。可在相处过程中双方矛盾愈发深厚甚至不可调和,双方也会心累,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家”不能就这么完了,所以,先过吧,还能离咋滴!

本次张春霖和山东高创的握手言和是否真如巴安水务公告中所说,公司将恢复正常经营呢?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巴安水务的问题也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而所谓的握手言和或许也只是出于利益上的考虑,毕竟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于现在的巴安水务来说,发展,才是第一要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水视点观点或立场。


标签:
标签列表